照片出爐後的回憶∼∼



作者:nicky119
2004/03/01



  昨天是與奇隆合影新鮮出爐的日子,一整天在公司堣葽衩蟪瞗A坐立不安,同事問我是不是為男朋友的工作擔心?看人家如此關心,我只好面帶微笑的說:「是啊,昨天和他通個電話,現在正煩著呢。」同事見我如此也就不說什麼了。煩,真的很煩。倒不是煩男朋友的事,正煩奇隆的事呢。

  前天去照相館取照片,老闆娘告之洗出來的半卷是空的,什麼都没有,刹那間我覺得天旋地轉,兩眼發黑,楞在原地半天没回過神。腦子開始胡亂捉摸,慘啊,白白去了北京一趟,與奇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竟讓一個膠捲給毀了,為什麼當時不早早在天津的超市買了,非要跑到中國戲曲學院的門口,還選了那個破舊的洗相作坊,如果是我一個人的照片没了也没什麼,後悔的是還牽連了燕子,她喜歡奇隆這麼多年,盼著與奇隆見面,盼著與奇隆合影,終於有了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竟讓我給耽誤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害人害己!我正在胡思亂想,突然想起燕子上卷時,她的相機把膠捲從前纏到最後,好像是從最後開始照。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忙問老闆娘,是不是有這樣的機子,老闆娘回答:「有,很少。」

  聽見她這句話,眼前頓時一片光明,我拿起那半卷未照的膠捲堅定的對她說:「洗,給我洗這卷,肯定在這堙I」

  「行,你明天來取吧。不過,那半卷的沖卷費也要加在新的堙C」

  「没事,加吧,洗的時候請您多注意,這是我們去北京的紀念照,很珍貴的,希望您給沖好點。」

  「只要是你機子没問題,我洗相肯定没問題。」

  「那就讓您多費心了,謝謝。」

  經過一個晚上和一整天的痛苦煎熬,終於在2月29日的晚上5:30終於第三次來到照相館。

  拉開玻璃門,門上有一串風鈴隨我的拉門發出清脆、悅耳的響聲。老闆娘抬起頭:「是你?」

  「是啊,照片洗出來了嗎?」

  「你的取相條。」

  從包堮野X取相條給她,她拉開櫃檯下面的抽屜,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心臟堛漲撗G直往頭頂撞。接過照片,感覺手有點顫抖,不知何時,手心竟出了一層汗。深深吸了口氣,穩穩心神,一張一張翻看照片。

  奇隆真的很帥,上身穿一件立領白色棒線毛衣,領口的拉鏈拉開,貼身的毛衣襯托出奇隆健美的身材。下身著一條牛仔褲,正是「超級訪問」堛漕滷齱C棕黃色的頭髮散在肩頭,看著隨意、自然。看著看著彷彿間我又回到那個晚上,回到了奇隆的公司。

  晚上七時左右,我們打車到了檸檬葉子,走進大堂,看見賓客如雲,坐無虛席。我們隨服務員在桌子旁坐定。看見吳爸就在前面的座位上看我們,我和丁丁點頭和吳爸打招呼,吳爸還是那一貫的笑容,很慈祥,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

  稍等片刻,吳秘來了,帶我們走入葉子的後堂,七拐八轉,竟出了檸檬葉子,我們正在驚奇間,發現已然站在奇隆公司的門口,吳秘請我們進去,我們魚貫而入,卻不敢深入,只是站在門口等著。此時我打量了一下奇隆的公司,這個房間估摸有五、六十坪,右面是幾張辦公桌,左面停著兩輛超豪華摩托車,一輛紅色,一輛黃色,都是越野那種,有大大的擋風玻璃,很氣派,很華貴。在進門處的右手邊有一個門,有很長的通道,估摸是奇隆的辦公室。

  吳秘走進去,不一會奇隆走了出來,面帶微笑。只是這種微笑過於拘謹,過於客氣。與我的想像大不相同,看電視或是電影堜_隆總是一臉的燦爛,快樂無比,見到我們——他的歌迷,好像很是客氣,倒像是接見什麼人物,倒是我,倚仗著見面熟的優點,看見奇隆就忙說:「老大,我們是天津的歌迷,見到你真不容易,我們真是太幸運了。」吳哥坐在辦公桌前聽見天津兩個字,忙側身問我:「你們是天津的?」我上前幾步:「是啊,天津來的,參加老大的「超級訪問」,早上五點半出的門,坐火車,頂著大風,今天能見到老大真是我們的榮幸。」吳哥笑笑,没說話。

  吳秘吩咐我們準備好照相機,我們像聽話的小綿羊似的,一個個與奇隆合影。而後就是簽名,燕子代小純請奇隆給傳奇寫兩句話,此時,我才想起,這時不給奇隆照相等待何時,忙叫燕子拿相機拍照,燕子和丁丁面有難色,說:「不太好吧,老大會不會說我們?」我拍拍胸脯,我來照,老大說就說我,有什麼事我頂著,為天津奇迷兩肋插刀,我在所不惜。(後面兩句當時可没有,嘿嘿……)拿過相機,我發現時機已過,奇隆怎麼走近辦公桌的,怎麼聽燕子的請求給傳奇留墨寶時的表情,以及我們簽名時的神態都過去了。拍了幾張,發現總不能奇隆一個姿勢拍兩張吧。只好拿著相機等奇隆寫完。

  其間,奇隆接了電話,是他侄子的,他邊說邊寫,我發現奇隆哄孩子滿有經驗的,他說給小侄子買玩具或是什麼卡通光盤,看奇隆一會一個卡通人物的名字,真驚歎奇隆究竟看過多少卡通片?待電話講完,奇隆再一看自己寫的,說:「這是什麼呀?怎麼寫錯了?」他把那張紙反過來,重拿一張紙,重新寫起。這期間,我可是没給奇隆照相,怎麼說他是在打電話,畢竟是人家隱私,我可不敢造次。

  丁丁代志朋歌迷會問奇隆問題,聽丁丁說志朋時,奇隆表情突然凝重起來,他認真、仔細的聽著,此時,我照了最最精彩的一張照片,奇隆那凝重的表情,認真的神態都被我的相機保留了下來。

  與奇隆合影期間,還有一個插曲,我好像是第一個與奇隆合影的,拍了一張後,我聲稱怕不行,請吳秘再給我拍一張,為了避免重複,我轉到了奇隆的另一邊。到燕子和奇隆合影,第一張過後,奇隆不等燕子說話,自動的轉身站到燕子的另一側。當時我站在旁邊偷偷的笑,奇隆還真有意思,滿自覺的,真是可愛到了極點。

  看我們的目的達到了,知道是該走了,心堳o是依依不捨,不想離開。可想想奇隆對我們如此的好,顧念我們是天津的歌迷,路程遙遠,他在百忙之中,抽空見了我們,滿足了我們大大的願望,我們豈可再有貪心。我們收拾好東西,轉身想和奇隆道別,看見奇隆正和吳哥說話,我們要吳秘代我們向奇隆說再見,一步一回頭,一步一滴淚的走出了奇隆的公司。



回《奇毒攻心》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