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訪問後的超級感動



作者:水沐嵐
2004/02/28



  喜歡奇隆的時間很短,真的很短。短到不能唱一首他完整的歌,不瞭解他的過去,不知悉他的傷痛。曾經在網上看過他的介紹,但總是一眼帶過,一來對明星的個人生活一向不感冒,只關注他的影視歌作品,二來在生冷的屏幕上看毫無生氣的字,想引發情感的共鳴,好像也不是容易的事,更別說由此而產生的感動了。

  無數次的在網上看到奇隆的訪問,雖然電視下的我感覺的到奇隆的親切、溫和,但總是感覺遙望不可及,畢竟他是一個明星,我僅僅是他千百萬歌迷中的一個。所以能近距離的看他,聽他說話,一直是我長久以來不期盼的。

  公元2004年,2月25日,在「超級訪問」現場,我終於有幸親眼看到了期盼已久的奇隆,聽他講述他的經歷,他的痛楚,我發現他給我的不是歌迷見明星那般簡單與單純,激動與欣喜,而是一種心靈上的震撼,精神上的激勵,還有對人生的憧憬與嚮往。

  以前知道一些奇隆年少時的事,他因家欠巨債,被迫放棄他喜愛的跆拳道,早早的走入社會,投身於他根本不喜歡的演藝圈,拼命的工作,以一個弱小的身軀支撐起整個家庭的重擔。這個重擔有多大?以至讓奇隆放棄進軍奧運會的夢想,放棄自己大好的前途?是——人民幣2000萬,是在1988年。這樣一個天文數字對於一個家庭來說,幾時可以還清?幾時讓奇隆重返他熱愛的體育場?

  奇隆没有一句怨言,更没有逃避,他以堅定的信念與執著的精神在競爭激烈的演藝圈摸爬滾打了一年又一年。直至拍攝《蕭十一郎》期間,奇隆終於還清了所有債務以及相關的利息。說到此,奇隆眼媕蒱矰F,他用手輕擦了一下眼角,微笑的面對主持人與觀眾,台下掌聲一片。

  此時,從奇隆入行已然經過了十三個寒暑。十三年!一個人能有幾個十三年,在別人來說,那是青春洋溢的十三年,那是快樂無憂的十三年。對奇隆而言,那卻是生澀難熬的十三年,艱難困苦的十三年。「生命的尊嚴與生活的壓力哪一個重要?我是一隻小小鳥,想要飛卻怎麼也飛不高……」這首我無數次唱起的歌,此時此刻我深深感受到其中的痛苦與無奈。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奇隆一向没有明星架子,為什麼與場工、歌迷打成一片,因為從入行的一開始,他把自己定位於一個工作的人,一個養家還債的人,而非一個明星。

  主持人詢問奇隆檸檬葉子的生意如何,新公司的情況,奇隆一一做答。主持人突然追問,你投資這麼多產業,不怕將來再負債嗎?奇隆笑了笑,堅定的說,哪裡摔倒就從哪裡爬起來。話音未落,全場掌聲一片,久久不息。

  一個人的睡眠究竟是多少才可以保持一天的精力充沛?8小時?7小時?奇隆的回答是4個小時。他說只要没他的戲份,他就和拍攝現場的工作人員開開玩笑,聊聊天,這樣可以緩解大家的疲勞。為什麼別人工作了幾天幾夜,累得東倒西歪,奇隆卻生龍活虎,精力旺盛呢?在主持人一針見血的提問中,在奇隆輕描淡寫的回答中,我彷彿看到一個十三年中為還巨債,拼命工作的人,充分利用每一分每一秒,減少睡眠的人。

  每天只睡4個小時,不是他精力旺盛,而是多年苦累的結果,這個他不想養成卻養成的習慣,是他的優點,也是他難言的苦。他說別人睡7、8個小時,他只睡4小時,餘下的時間他可以上上網,玩玩遊戲,這樣既不耽誤工作,又可以做他想做的事,一舉兩得。奇隆說的輕鬆,笑的自然,不知怎的,我的心婸躉蘆滿A淚水盈滿眼眶。好想站起來對著奇隆說,你真棒!没有說話,也不能說話,只有看著他,伸出右手,指向他,然後做了一個棒的手勢,不知道他看見没有,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他給我的感動遠遠大於這句話,我能做的就是和全場的觀眾用力的鼓掌,拍得手心生疼,拍得熱血澎湃。

  奇隆一向以拼命三郎著稱,拍戲時從不用替身,所以受傷無數。最嚴重的一次就是脊椎受傷。主持人問他,當時受傷,怎麼想的,怕不怕殘廢或是癱瘓?奇隆說,在落地的刹那,他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他根本没想將來會怎樣,是不是癱瘓,他想的很單純、簡單,就是他的工作肯定被耽誤了,全劇組的拍攝進程肯定會拖延,投資方的成本肯定會增加。這是他不願看到的,他覺得對不起大家,所以只短短休息了兩個星期,又重返拍攝現場,起初是拍文戲,兩個月後又開始拍攝武戲。主持人追問,你這樣玩命,不怕將來有後遺症?奇隆說,現在就有了,脊椎總是疼,還有以前受過的傷,也隨天氣等原因隱隱作痛。不過,對於一個演員,一個運動員來說,受點傷是正常的,他不關心他的傷,他關心的是要拍攝更多更好的,更精良的作品奉獻給喜愛他的觀眾還有一直支持他的影迷。

  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也不想說什麼。理智的防線開始動搖,眼淚馬上要衝破堤防滾滾而下,忍住,要忍住,把感動,把難過,把對奇隆的敬佩化做掌聲,為他鼓掌,鼓掌,再鼓掌,與眾多的觀眾一起為奇隆的敬業精神鼓掌、喝彩。

  一個人工作時間的極限是多少?奇隆告訴你是七天七夜。收工後,哥哥前來接他,在車上哥哥關切的問,累不累?奇隆不想說他很累,真的很累,他怕家人擔心,怕家人難過。他想說不累,卻累的根本說不出話,只能用盡氣力擠出一個微笑掩飾他極度的疲憊。只是他不知道他的笑容有多古怪,他更不知道兩行眼淚緩緩而流。他說當時他的哥哥都看傻了,看見弟弟這樣古怪的笑容,什麼都明白了,哥哥的心都快要碎了。當一個人的身體工作到極限,任何的掩飾都是徒勞的,因為真實的身體會出賣你,看見親人不由自主的眼淚會出賣你。奇隆說他真的不知道他流眼淚了,没有一點水劃過臉頰感覺,他只是感到很累,除了睡覺什麼都不想,那年———他二十歲剛出頭。

  說到此,奇隆用手猛擦眼角,發現依舊不能止住眼淚,他把頭低下,上身伏在腿上,身子微微有些顫抖。男兒有淚不輕彈,若想要一個男人流淚,這個男人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壓力,多大的傷痛?

  掌聲響起,聲音越來越大,久久不息,聲聲不斷…………

  我的淚在全場高漲的掌聲中,悄無聲息的流淌…………



回《奇毒攻心》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