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永遠---奇隆與傳奇



作者:小純
2006/05/15


  這是一篇告別文,我要藉此向大家說再見,說說對奇隆與傳奇的感情,也算是這段時間以來心情心路的一個小小記錄。

  算算大約有半年没來了,一上來就說要告別,自然有我不得不為的原因,而告別指的是我不會再出現與不再做網站的更新工作了。要寫這篇文章,心裡總感覺悶悶堵堵的,人說不吐不快,可我自知即便吐了也不會稍感舒服,因為這不是心情不好時的發洩,這是感傷,是抒發,最重要的是堶悼[了遺憾。

  唉!給自己一個苦笑,進入主題吧!不是我學業或工作繁重忙不過來,我早已不是學生很久了,目前也無工作,更不是家庭因素,而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無法再繼續為傳奇做更新了,而這一切,都要從我身上一輩子擺脫不了的病說起……

  我有幼年型糖尿病,顧名思義是小孩子得的糖尿病,很多人會冒出問號吧?没聽過?小孩子會得糖尿病?當然會,糖尿病共分三型,發病原因各有不同,第一型為幼年型糖尿病,又稱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有遺傳也有非遺傳的,非遺傳可能是內分泌失調也可能是其他疾病引致,簡單說就是體內負責分泌胰島素以調節血液中葡萄糖濃度的胰島喪失功能,無法分泌胰島素,發現年齡從嬰兒到二十幾歲都有,由於失去分泌胰島素的功能,所以須一輩子施打胰島素,不能以口服藥治療,即使血糖控制穩定了也不能停止打針,醫生說這一型在血糖控制及治療上都較不易。第二型為成人型,便是大家熟知的那種,同樣有遺傳與非遺傳,原因就不用我說了,通常吃藥即可,因為這型人的胰島還能自行分泌胰島素,嚴重時方需改打胰島素,若控制好還可免吃藥,第三型為妊娠型,簡單說是懷孕時得的,我没多瞭解過。我發現有病至今已快二十年,所以產生了併發症中的視網膜病變,影響了眼睛的視力,再加上我身上還有遺傳性地中海型貧血,兩相交逼下,我不得不選擇放手。

  從小我的身體就不好,雖不像奇隆小時那樣是每星期找醫生的小藥罐子,可也常找,有流行病時當然會跟著趕流行,甚至病情挺重的。例如水痘,母親說我長水痘長得比別人都多,滿身密密的,麻疹也是,家裡小孩就我一個人急急地在打疫苗前就中鏢,疹子出到連眼睛都睜不開了,看來特別可憐,其他還有,當時年紀甚小,我没有印象,可母親每次說起,擔心之情仍可見。我記得的是,求學時,我總是同學中病假請得最多的那一個,而在同事中,自也不例外囉!

  十三歲時,我因總是不舒服,小兒科醫生一個換一個都看不好(都當感冒看),又一直消瘦,最後終於有醫生建議去檢查看看,才發現我是得了糖尿病。這真是個晴天霹靂,我才幾歲呀,小孩子會有糖尿病?說是遺傳嘛,父親母親哪一邊的家族裡都没有人得過,到現在都没有,怎麼我會有?經過醫生說明,知道了原來小孩是會有的,且有像我這種身體失調的非遺傳幼年糖尿病,只是一般人不知而已。得知一些相關知識後,接受是接受了,可我仍記得當時父母流的淚,畢竟孩子還小,而糖尿病並不是可以根治的病,且挺麻煩的,也是死亡率不低的病。這些年來,我仍是常有小病,也曾因低血糖引發酮酸中毒而急診住院多次,不過都無大礙,從未嚴重到昏迷或休克,只是也總讓父母擔足了心!

  一路還算平安地過著,一切變化都在去年產生──去年初,就在春節前不久,眼睛突然視物模糊,檢查後是眼底微血管破裂出血,為糖尿病併發症之一的視網膜病變。依我的患病時間,有此病變算正常,可糟的是,它已是末期的了,兩眼都是,而右眼較左眼來得嚴重。也幸而左眼還可以,兩眼先後各以鐳射治療後視力雖不能恢復如前,但近一點的都還是清楚的,看字時把距離拉近些就成。不過鐳射只是凝結破裂處,別的地方仍會再出血,而且會有一股拉力慢慢將視網膜上的視神經往外拉,此即為視網膜剝離,以及因此而成的纖維化血管和纖維膜,這些都是無可避免的,會影響視力以致最後完全失明,現在的醫學技術只能延緩最後期限到來時間罷了。這些症狀我眼睛自然都已有了,當時醫生就已告知因右眼較嚴重,惡化快的話,也許不久就得先動手術了。

  同樣在去年初,正確說是那個冬天,總是怕熱不怕冷的我竟好怕冷,偶爾明明穿得夠暖了,卻仍直覺寒意上身,甚至輕顫。接著又很容易喘,在家爬一層樓樓梯就呼吸急促須休息,出門踏青走一小段坡路就累得氣喘吁吁,久久難平。在固定門診時和醫生講,醫生說是貧血關係,又看我膚色太白,不但臉無血色,連手掌手指也白到無一絲微紅,抽血詳細檢查下,一如醫生所料,我身上不只有糖尿病,還有遺傳性的地中海型貧血。正確說貧血是出生就有了,只是現在才嚴重病發,而糖尿病才是後來有的。那時看到一篇資料裡似乎寫到地中海型貧血會引致糖尿病,我記不清了,倒是身上一些毛病因此而有了解釋。兩種病都會讓人免疫力降低、較易疲倦,難怪我抵抗力差,體力也差。

  知道有地中海型貧血約是去年二月時,三月底,已好幾年未再住院的我因感冒引發肺炎而再一次緊急住院。這次就嚴重了,記得那天早上好痛苦,先是高燒和劇烈咳嗽、有些暈沉感,我從没咳成那樣過,當時一直咳,大力的咳,咳得喉嚨、胸口都痛極了,卻連口痰也咳不出。後來開始加上直打冷顫、氣喘,喘得好急,全身虛軟再加頭痛,直到我也不知是累到睡著還是撐不下去昏了,反正失了意識(那時已在病床上)。

  當初醫生一見便鐵口直斷是肺炎,最嚇人的是,在X光檢查確定肺炎無誤後,醫生要一個家屬單獨和他說話,當時是母親去的,他向母親說恐有生命危險,要有心理準備,母親一聽眼淚就掉了出來。安頓好我後,急忙打電話給在北部的妹妹,哭著要她回來見姐姐最後一面。小妹嚇壞了,哭著和妹夫急匆匆在傍晚前就趕了回來,在附近的姐姐一家亦在晚上趕來,父親也再度為我流下了男兒淚……這些都是出院後母親告訴我的,每每想起,總令我內疚得想哭。當時自是有驚無險地度過了,其實情況並未嚴重到那般,醫生將肺積水抽出後就好多了,但醫生也不是危言聳聽、誇大病情,因肺炎在臺灣十大死因中排名第五,有頗高致死率,且以當時情況而言,如未及時找對醫生上大醫院,還找坊間小診所當感冒醫,或許真會因延誤治療而一命嗚呼也未可知。這事現在想起仍令人心有餘悸,因此我們現在怕死了我再感冒。

  會變成肺炎主要也是當時貧血太嚴重,血色素低到只有正常值三分之一,没抵抗力没體力,只有棄械投降,任由病菌攻城掠地了。肺炎主症是肺積水,那時抽了約700c.c.水出來,背部針扎的痕跡至今仍在,記得那時醫生在扎針前再三向我強調針很粗很痛,要我忍耐,對針我已習慣,不覺有多痛,怕的是劇咳時去震動到針而造成什麼影響。抽的時間不短,很奇怪當時我咳得小力多了?血不夠就輸血補充,輸了兩袋,那輸血的針也較一般點滴的粗。血色素稍提高後改吃鐵劑補血,未抽淨之積水則輔以抗生素等藥物治療,記得第一次回診時仍有些微肺積水。當天下午將積水抽出後,雖仍高燒、 咳嗽、氣喘、無力,可已不那麼痛苦了,只是咳嗽令人睡不好又吵人。而因呼吸急促,在醫院時總戴著氧氣管,睡覺也戴著,後來眼睛手術時,我也因會喘而戴了幾天。那次的病是治癒了,可我卻元氣大傷,又養了一兩個月才有精神,可是體力和身體狀況都已大不如前。生重病不好受,還累得家人奔波擔憂,住院唯一好處是讓我瘦些,呵!可惜不久就會回復。

  五月,眼睛再次出血,至六月血消方可打鐳射;十月,右眼視網膜剝離趨烈;十一月,視力中心已受影響,決定動手術;十一月底,右眼首次手術。手術說來簡單,將已纖維化之物清除,並注入矽油以將視網膜外拉之力壓住。

  十二月,左眼再次出血,不久血消;今年一月中旬,右眼視神經又有外拉之勢;一月底,左眼再出血,血遲遲未消,不能鐳射治療,視力持續模糊;三月,右眼評估後決定進行第二次手術。

  兩次開刀都很順利,前已提過,病情並無法痊癒,開刀不能讓眼睛復明,只是延緩視神經完全壞死以致全盲來到時間罷了。其實開刀後視力能復明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案例極少。另外,開刀失敗而立即完全失明之風險亦是有的,承諾手術就得有接受失敗的準備,感謝我並未運氣壞到這般。

  手術我不怕,反正是全身麻醉,無知無痛地任人宰割,我怕的是麻醉退了後的嘔吐。嘔吐經驗我是數也數不清,但想想難過難歸過,時間總會過去,也就不那麼擔心。結果我的體質真對麻醉劑很没適應力,兩次都連吐兩天,止吐針打了又打。那針在病房裡打的没什麼,在恢復室裡的卻是讓人整條手又酸又痛,讓我打過一針就有點怕,不打又吐得一塌胡塗,無法送回病房,而第一次手術時在恢復室就打了兩次,令我聽到要手術就想到那種痛苦,唉!因為嘔吐我也不吃不喝了兩天,嘔到連青色膽汁也嘔光了,嘔出灰黑色不知什麼東西。聽到有人說他一醒來就喝果汁,母親也看到有人邊吃邊被推回病房,真是羡慕!我都是吐醒的,還頭痛兼急喘不止,戴了氧氣管仍隔了好久無法順過氣,又吐又喘,難過極了,真希望有人可以將我打昏。 自己難過也就算了,可憐母親又忙又心裡難過,而且第二次時母親因未預先準備又放心不下我,就没吃晚餐,想到就很過意不去!(我是下午一點多進手術室,大約五點回到病房。)

  由於術後眼睛睜開會刺痛,嘗到一次痛的我不敢再睜開,好幾天都閉著眼睛行動、吃喝。另外,別人是臥床休息,我卻得變成「趴趴熊」,為了讓注入眼內的矽油發揮壓制作用,我必須採俯臥姿勢趴在床上,而且一趴就趴了一個月,當然趴的時間是有逐漸減少,而最難受是頭一星期,一天得趴22小時以上,除吃飯洗澡如廁以及醫療行為外,得一直趴著。那真是種苦刑,雖然有墊東西調整成舒適環境,可仍趴得我腰酸、手酸、背痛、脖子痛,酸痛得睡不著,最後連肚子都不舒服,胃也叫抗議,這些症狀都是在術後三四天裡陸續出現。也不知是吐慘了還是趴著壓久了的關係,到現在胃還未恢復正常。

  第一次動手術,雖說看得很開,免不了仍有些緊張,不過從躺上手術室推來的病床到失去意識前,我想的不是接下來會如何,卻是奇隆當年第二次手臂開刀的種種情形,想著我和他之間的異同,呵!真是中毒太深了!不過一面也想著要學他的堅強,要平心靜氣地面對一切。其實還好眼睛手術不太會流血,除了失敗風險外,基本上没什麼危險,否則還真不能安心動手術,因為糖尿病人較常人不易止血,怕會流血不止,加上我又有貧血,挺麻煩的,小心起見,麻醉師還給我插管。

  原本我一直認為這是我私人的事,除了有幾個網友已知道外,没有在網上公開說的必要。可是我是「隆之傳奇」站長,現在我不能再繼續這個工作了,就像你要辭職一樣,除了要說一聲,更要說個原因。我的原因若只以一句身體不佳作答,自覺太過含混不負責,辜負了兩年多來大家對傳奇的支持,所以我決定公開,趁著還力有所逮時寫下,也算是留個紀念吧!本想簡單說說,看看我似乎說多說細了點,請多包涵!

  視網膜是眼睛薄膜中最底一層,所以無法像眼角膜般能經由移植而重見光明(眼角膜是最外層),而注入矽油壓制已是最後救援方法。所以我右眼視力和手術前一樣看不清楚,左眼情況未差多少,醫生已提出手術建議,可能六或七月,等我身體狀況稍穩定一些,就會手術了。我的殘障鑑定已是重度殘障,目前視力約是0.01吧,這不像近視可以戴眼鏡矯正,戴了反而更不明,眼鏡我已束之高閣。眼前就像蒙著層霧般,看東西基本在光度夠時是看得到,但「清楚」已離我而去,即便是近在眼前或東西很大,也會帶著模糊,這篇文章我是貼得很近又將字體放大加粗以後打,無法放大部分(例如功能表)半看半猜,還不能看久,一天只能打一些。就因為看不清,我不小心下就把幾天累積的文章給毀了,救不回來,現在這篇是重打的,要不四月底應已完成。

  因為這樣,所以我無法繼續做傳奇的更新,未完成的傳記也無法繼續寫了,不願中途而廢,無奈不停不行!眼睛問題是主要原因,次要原因則是身體狀況,從去年三月到今年三月,一 年內入了三次院,肺炎那次令我元氣大損,連體質都變了,而人說一次開刀一次傷,接連兩次下來,老本真要虧空了,嗯,有些氣虛體弱,不過還能走能動,一些事不能做了,可還有不少事仍是可以的啦。

  多年來,一直未覺自己和別人有不同,雖然要每天打針,要小心這個那個,要控制飲食和血糖,不能勞累等等,在生活上是有影響,但都是小問題,習慣就好,很多事本就是一種習慣罷了。也許有不少事我不能做或須受限制,但有更多事是我還能做的,這不夠了嗎?朋友們都誇我堅忍,對這樣一個麻煩而重大的病,能面對不被擊倒,且還保持樂觀開朗的個性。對此我總微笑以對,其實患病後的生活並没有大家認為的那麼麻煩或難以適應,例如我每天得打兩針胰島素加上扎針驗血糖,痛嗎?那針很小,不太痛的,再說痛也只幾秒,一下就没了,麻煩嗎?只是要不了多少時間的例行公事,習慣就好了,飲食控制也是習慣改變罷了。比起患上罕見疾病或有殘缺之人,我未缺手腳或每天要和大病痛搏鬥,能吃能動的,我已經很幸福了,又有何好自怨自哀,悲觀度日的呢?既然碰上了,逃避不是辦法,怨天尤人不能使病痛離開,悲觀樂觀都是一天,退縮或接受,日子都要過,何苦自己建個牢籠禁錮自己?而且自己不寛心不振作,家人也會跟著擔心難過。我曾多次想過若是我哪天少了隻手或腳了,我會如何?答案總是我會平靜地接受,努力學習過新生活。不是說大話,有過多次心理建設,我相信我做得到,我定要和那些殘而不廢的人一樣,盡量少給人多添麻煩,這也是我如今僅能為家人做的。現在眼睛這樣,我正計畫著過些時要學習點字和視障電腦。

  其實我没表面那麼無所謂,也曾傷感過,想著為什麼會是我,看看別人多健康自由;發現眼睛病變後,想著糖尿病有多種併發症,為什麼偏是眼睛而非別的,眼睛的影響是那麼的多!可多想無用,它已經發生了。前陣子,小妹打電話回來問我的情形,那時剛出院不久,一個人在房裡聽著她因為不能像上次一樣到醫院陪我,短期內亦無法回家看我而說對不起,我不禁悲從中來,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是家裡的麻煩、包袱,父母年紀大了,我不能照顧他們,還要他們照顧我、擔心我,有糖尿病就夠操心了,如今還多一種(雖然相比下地中海型貧血可說未多增影響),眼睛又變成這樣,讓小妹和姐姐忙工作忙家庭,還念著要來照料我……小妹說你要想你是在為我們受罪,把病痛全一個人擔了,讓全家只須為一個人擔心奔波。是的,若兩種病分在兩個人身上,父母將更加憂心,若是如小妹所言是予以集中,那未嘗不是不幸中的大幸。聽了她的話後心情平緩多了,流著淚掛斷電話,我仍是偷偷哭了會兒,又怕傷了眼而不敢多哭。大概是久未發洩吧,也有少許的無法完全釋懷,就像現在寫著寫著,我又鼻酸想哭了,唉!

  說很多了,說回奇隆和傳奇吧。對奇隆,從年少到年長,從默默支持到大放厥詞,他陪我走過這麼多年,我很珍惜這段偶像情結。最喜歡聽他的歌,他的歌總能輕易引發我的共鳴,喜歡看他演戲,收集關於他的一切,他笑我也笑,他哭我也感到難到,不管那笑那哭是真實生活中的真情流露亦是戲劇中的表演需要。

  除了隨著他的哭笑而悲憂歡喜外,奇隆於我有著偶像該有的正面影響,覺得自己是在不知不覺中向著他在改變,學著他的優點。若說我真有比別人堅強一些,那是因我會想到奇隆的堅強,想著他受的痛苦更大,他能勇於承受,在比例上我也能;我樂觀,因奇隆也是如此,他總是笑著面對挫折以及傷痛;我因他的勇敢而更勇敢,以他的認真敬業、積極上進來鞭策自己……(這樣說若讓奇隆看到,會不會給他壓力?)

  奇隆於我是學習對象,也是治療良方,生病時、煩悶時、疲累時,聽聽他的歌,看看他的演出,總能有撫慰作用,忘了身體的不適與倦怠,心情轉好、意志再生,沮喪時想想他,會有再走下去的力量……

  想說的是我在文章主題所寫的那五個字──心中的永遠,我說過我會一直喜歡他、支持他,不管他會繼續在幕前亦是退居幕後。我不知道我的眼睛還能持續多久,我的世界何時會不再是彩色的,我會由如今的看不清楚奇隆變為看不到,可是,我會記得我曾看過的他,記得他獨具風采的身影,記得他細膩的演技,他精彩震憾的武打,記得他烔亮而充滿感情的雙眸,他陽光般燦爛的笑臉,他說過的話,十七八年的歲月,我無法記得之中的所有,但有一些能讓我在黑色世界裡回想也就夠了,還有他那令我沉醉的獨特歌聲陪著我呢!雖然回憶的反面將是遺憾,我仍歡喜曾經擁有。如同我那篇「一次的擁有,一生的珍惜」裡所言,我不會忘了奇隆,擁有一次,珍惜一生,我要將他珍藏在心裡,他是我心中的一個永遠,永遠的偶像,永遠的記憶。

  對奇隆,猶如他那首「倔強」所唱:我只有一種脾氣,愛了就要徹徹底底,我不管這是不是一種宿命,只有倔強到底…。也許是宿命,使我認得了他,且放不下他;不是倔強,而是感動過的堅持,曾經相伴的深深烙印。前陣子看到電視裡提到為什麼曾有過的感動,會隨著時間而消逝?那是個卡通,没有嚴肅述說,但它是由看到收集的偶像明星的東西做開頭,當年費盡心思想要的東西,對人的喜歡與表演的感動,為什麼現在什麼感覺也没有了?曾經的感動是否必定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消逝?不!我認為那是表面的感動,没有深入到心裡,所以不持久,所以會被時間消磨怠盡。我想到了奇隆,他有著他不凡的內涵,我看到了他的內涵,被他深深感動,一次、兩次……對他,時間愈久只會愈將之深植,那種感覺不會淡薄不會遺忘,永遠佇立心裡。

  說到傳奇,這個網站就像我的孩子,有著我許多的心與力在其中。當初從開始學習網站製作到網站開張雖只有不到一個月時間,卻是投入我每天能用的時間,甚至弄網頁弄到凌晨一兩點,我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可要做就要做好,雖然不能做到完美,至少要能上得了枱面,要自己看了也覺得過得去才行,而且我想没幾天,没關係的。時間如此,心神更是全數投入,總想著這該如何做、那該如何改,日夜都在想著。而前置作業就是資料的匯整規劃了,將奇隆早年的照片一張張掃瞄到電腦裡,一張張調整大小、修整角度、打上傳奇標誌,唱片和電影、電視劇封面也是,文字方面,大家也知道多數是我一字字打上的,我要求的不只是字本身的對錯,像年月,我盡量求證出最正確的數字,像歌詞,我重新一首首聽過,一字字對過,像劇情簡介,我不照封面的打,堅持以真實劇情自己寫,我不怕多花時間與腦力,為的只是求一個正確,因為希望傳奇能對奇隆做下記錄,完整而正確的記錄。我不敢說傳奇寫的一定是没錯的,因為奇隆十多年來的「歷史」我可從没去一樣樣記錄過,但我已將誤差減到最小。

  傳奇網就在鍵盤的敲敲打打下,在我的手中逐漸成形,而後孕育出初步開站的規模。接著,在大家的愛心灌溉下茁壯,這才有了今日的傳奇,至此,傳奇已不是我個人的,是大家的,没有大家的支持和付出,貢獻那些佳文美圖,傳奇將會失色不少。說到佳文美圖,我一直以之為傳奇之傲,相信是明星網站中少見的豐富之地,這些作品更有助於人們對奇隆的人、作品及奇迷感情的瞭解。「瞭解」是我建傳奇網時除「記錄」外的另一目標,「隆之傳奇」要的不只是記錄下奇隆走過的路、擁有的輝煌功業,留下他的身影,還要人們能因此深入瞭解他,瞭解到他明星光環下的內涵,唯有看到了深處的東西才能理解他為何能擄獲人心如此之久,能一同受感動是最好,不能也無妨,只要能扭轉錯誤觀點便夠了。兩年多來,傳奇發揮了我想要的影響,也愈來愈豐富,真的很謝謉大家!

  「隆之傳奇」有兩個,一是網站一是傳記,兩個都是我的處女作,亦是心頭肉。網站至此雖然還有些構想未實現,版面也不夠靈沽漂亮,不過還可以打個七八十分吧,無法繼續雖有遺憾,也還過得去。寫傳記同樣是首次嘗試,憑著希望大家對奇隆深入瞭解的渴求和莫名的自信,想著要為他做點事,就開始了傳記的撰寫。一開始只是想奇迷朋友們看看罷了,没想過會有多大影響,我又不拿去其他地方發表。没想到能受到奇隆的鼓勵與重視(我寫前未知會過他),我寫得歡喜也更戰戰競競,這個傳記我們曾有過一計畫,但因故暫緩,現在可能得放棄了吧!

  而引起媒體的注意更是没想過的,「網易」那段訪談令我驚喜又感動,後來有家報紙也做了連載,我很高興能有這些出乎意料的發展和影響,我更堅定要詳細為奇隆記下一路來的甘苦辛酸與燦爛星光,好好寫完傳記,不管要花多少時間。我也向奇隆承諾一定會把傳記不精簡地寫完,可惜,身體不和願望配合,我連最基本的部分都還没寫完呢!我覺得很對不起奇隆,對不起耐心等待的朋友們,因為我食言了!知道你們不會怪我,可我就是難捨這未酬之志!寫傳記的資料主要來自於文字資料,所以在無法看明的情形下無法再寫,我只能希望會有機會,有其他方法讓我繼續來完成它。要再說聲對不起,因為我答應過的劇評跳票了。

  不想放下卻不得不放,可是我可以選擇將奇隆及傳奇放在心上,曾在我跓足時在傳奇的各位我也會記得你們,想起你們時我會微笑!

  再見了,親愛的朋友們,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奇談妙論」,不能再繼續傳奇的工作,要說再見真的很傷感,但願改用視障電腦後,能有重逢機會。網站的更新Becky會把之前未做完的先更新,以後…就得再說了。至於傳記未公布部分,我會去問問奇隆的意見。

               2006/05/14



回《奇毒攻心》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