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豪俠》雜談(二)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冰靈
2004/08/09



  先來一段自我反省:之所以加了個(二),是因為上個月在頭腦極為不清醒的時候寫過一篇《絲路雜談》,由於看了整整一集片子卻始終也見不到令人神魂顛倒的燕逍遙,心下實是不爽,於是竟然狂批起《絲路豪俠》的歷史背景。近來邊看各位朋友的劇評邊細細回味片子,尤其是山居一篇《解讀《絲路》的關鍵名詞1:歷史背景》,讀罷收穫頗豐同時也汗顏不已,頓感自己在文學歷史方面的蒼白和藝術欣賞方面的急躁,呵呵,「罪過罪過!」真後悔自己當初為何不選報文科啊,起碼不會犯下那般低級的錯誤嘛。

  其實,除了燕逍遙以外,《絲路豪俠》還有另外的、足夠多的亮點值得我去關注、去喜愛的。我算是比較早看完該劇的,可除了在論壇上隨聲附和幾句之外,卻一直沒能系統完整地為之寫點什麼。嘗試過,卻總是寫了又撕,心有餘而力不足。該說的其實前面幾位朋友都說到了,而且已經說得很全面很好了。我無甚文采,沒必要再湊上自己並不漂亮的一腳,詩詞歌賦更不是如我這般沒什麼文學積累的人能夠駕馭的。思量再三,決定還是有感而發地「雜談」下去,想到什麼寫什麼比較符合我的習慣,於是也不去追求什麼結構的完整了,就借用一點空間隨心所欲一番,倘若過後又突發奇想,自然也就有三四五之類的了。嘻嘻。

  先來批一下電視臺播出該劇時刪節太多的問題,順便就我的理解談談燕逍遙。

  為了收藏其中最為我所欣賞的幾集「精品」,我試著在網路上下載了第三集。邊呷茶邊看,先是喜愛感動不已,再就是扼腕嘆惜不停。當時看電視臺播出的版本,燕逍遙幾乎是一出發就快到葡萄城並碰上所謂的「玉門八傑」其中三個,而對於他的行程,卻沒有任何的交代,看似順利自然,實則讓人感覺突兀彆扭——眾所周知,從洛陽城到西域的路並不好走,再者全劇也有意直接地或間接地表現燕逍遙此行的危機四伏險象環生,其中既有人為主觀製造的,亦有自然環境客觀造成的,倘若能將孤身一人趕路之艱難略加表現,必會更加飽滿豐富,另外也可以拉長「絲綢之路」在劇中所能體現出來的長度。當初看時確有遺憾之感,但終究也是一閃而過。

  看了22集的完整版之後,原先那種小小的遺憾立刻變為痛心了。原來那些劇中是有體現的!途中老者向燕逍遙解說葡萄城的地理位置這一小節更是妙不可言,一來顯得有頭有尾較為嚴密,二來也可增加片子的文化厚重感;緊接著是燕逍遙行進時突遇沙塵暴的鏡頭,沙漠氣候條件的惡劣由此可見一斑,而挖掘得更深層一些,這實際上也預示著主人公西域之行充滿了艱險,不可預見的危機和埋伏隨時就會要人命。

  之後,來到一幕絕對經典的獨角戲。夜幕降臨,升騰跳躍的篝火旁坐著燕逍遙,耳邊,老人的聲音縈繞著:「你年幼喪父,為報家仇,殺死惡人……我想用三萬兩黃金買一顆人頭……」孤單的俠客一言不發,然而那黑色的眸子卻包含了很多很多。緩緩地抬起頭,他在望著天。

  眼眶中,似乎閃著晶瑩。那不是痛苦卻有一股淡淡的似有似無的愁,那不是故作深沉卻有一種引人遐思的深邃。夜,萬籟俱寂。他的眼神,好像也在傳達著一種波瀾不驚的平靜。真是平靜嗎?不,我分明感覺得到此時的他,心潮澎湃。

  他在想什麼?自己的身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猜測未來會發生的事情?或者,他已經開始思索著改變自己長期以來的生活方式?突然,一絲迷惘閃過。一瞬間的,卻是最揪心的。其實,後來出現在他身邊的人、發生在他身邊的事,大多數總是充滿著詭異與神秘,讓他或多或少感到茫然,也許,這奡N像徵著茫然的開始?

  漫無邊際的茫然總會引發心靈深處的恐懼,如黑洞般它足以吞噬一切、改變一切,再聰明、再冷靜的人也會感到無所適從啊!更何況,這是一個孤獨的人,一個寂寞的人。他本來可以不做殺手,他本來可以不接受這次任務,他本來可以過得更開心,他本來…….可是,他都沒有。他選擇了這樣一條路,而且這麼多年來他就這樣走著,也許是命運所迫,也許是性格使然。

  他快樂嗎?我不覺得,就和一開始的若寒一樣。是的,他的心智遠比若寒成熟,他的江湖閱歷,他的處事老練,更是若寒所不能相比的,但卻也正是這種成熟、這種老練使他總要從主觀上拒絕快樂,從而很多時候,他缺乏一種享受快樂的激情。如果說若寒單純得如同一張白紙,那燕逍遙就是一張塗滿色彩的紙,只可惜那些色彩中冷色要多於暖色。

  事實上,他的心是熱的,他考慮的人和事很多,善良的天性總讓他或自覺或不自覺地替身邊的好人著想。只是,有時,思想也會成為一種負擔,正是這種負擔,讓他常常「心口不一」,讓他常常把話埋藏在心堙A而這樣的人,不管初衷是好是壞,都是很難真正快樂的。

  也許有人會想到蕭十一郎。是的,這個人物內心所牽掛的也很多,但他還是很快樂(誤會消除後);然而,這兩個人物的身份以及他們所處的環境的複雜程度卻是不可相提並論的。也許到離開西域的那一刻,還有很多人,燕逍遙分不清是敵是友,因為,他所面對的不是若干個對手,而是咒奴、飛陀商隊和朝廷勢力,這些力量的總和絕不是一個「強勁」所能概括得了的,而且,相互之間還不斷地滲透。突然聯想到宇宙中的暗物質啊,我們無法觀察到它們,然而它們卻占了宇宙的一半還不止。

  呵呵,先打住,再回到那個眼神。我想說我還讀到一絲疲倦,身體的,心靈的,都有。其實,貫穿整部片子的還有燕逍遙的心路歷程,只不過隱藏得比較深而已,他在鬥爭,他在試著改變。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幕戲,當我看完全劇後再看到這個,我想了很多啊。導演和演員的功力都是不可小覷的,短短的幾個鏡頭已經承載了很多。突然又聯想到教授們在闡述多維宇宙問題時總愛這樣打比方:一條水管,從遠處看它時它只是一維的直線,走近了才弄清楚它的表面的二維的。沿著管子伸展方向那一維很長,容易看到,繞著管子的圓圈維卻很短,捲縮起來不容易發現,必須走進它才能看清。風馬牛不相及吧?可《絲路豪俠》中真的有很多的鏡頭如這一幕戲一樣讓我有這樣的感覺,意境的開闊已經不用我再多說。

  這一集最後一個很精彩卻被刪的就是,燕逍遙中毒之後被刀爺所救,刀爺編出故事來令他相信刀爺是該殺的,刀爺提到自己的妻兒被殺,因而自己才不惜花重金請殺手,任務完成後也將隨妻兒而去,這時燕逍遙突然說:「我要把錢還給你。」刀爺問:「你要放棄?」他簡單地回答:「不。」唉,這個就不用說了吧?要表現什麼和意義所在是很明顯的,可是,居然給刪了,說我不生氣,那是假的。



回品評《絲路豪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