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言隨筆4:梁山伯

《至原發表討論處》

作者:山居
2004/02/04



  這段時間雜事較多,一部《梁祝》看得斷斷續續。第一次看了個開頭,剛剛看到篇頭字幕「故事發生在公元377年……」,後來寫了《我們這一代的梁祝》;第二次看到了祝母決定送祝英台去崇綺書院讀書,看完寫了《再讀梁祝》。

  這次總算不錯,看到梁山伯出場了。

  這段竹林授琴拍攝得極美:山間小谷,青竹淙淙,一排排白衣書生端坐琴前,身著麻衣、頗有道骨仙風的先生漫步而行,中鏡頭慢慢地搖過……這段鏡頭特地用慢鏡頭方式回放了兩遍,實在是看得心曠神怡。遠離祝家世俗的昏黃色調,突然走入了一個如此清新的世界,這堿O精神的樂園。

  接著便是盼望已久的梁山伯的出場,鏡頭搖近,撫琴的書生如此的清爽,一派的純醇,那對烏黑的大眼睛清澈見底,全然沒有紅塵俗世的紛雜污濁。不知怎的,看到這對乾淨的眸子,頓時湧上心頭的竟然是「風煙俱靜,天山共色,從流飄蕩,任意東西……水皆縹碧,千丈見底……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窺谷忘返……」,聯想到吳均筆下「天下獨絕」的富春江水了。

  恍然明白,為何徐克導演會選中那個演技青澀、現代酷感十足的「追風少年」來演繹這段千古的愛情絕唱了。



回品評《梁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