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輕雲淡 吳奇隆

★ ☆ ★  轉貼請註明轉自《隆之傳奇》,謝謝您的合作!  ★ ☆ ★



《中國汽車畫報》2008年6月刊


14點30分,中國鐵道博物館,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風,讓原本精心挑選、帶有粗獷味道的外景飛沙走石,環境已經可以用“惡劣”一詞來形容,攝影師因為堵車遲到了一個半小時,吳奇隆沒有顯出任何的焦躁,反而和工作人員有說有笑,並開心地駕駛著拍攝用的紅色VOLVO越野車試手,他自己的黑色豐田RAV4靜靜地臥在一旁,一如眼前的吳奇隆,低調、沉穩。

  其時正值吳奇隆主演的電視劇《大碼頭》在北京衛視和山東衛視播出,收視一路飄紅。他飾演的文阿陸從默默無聞的小裁縫,在商海中一路搏殺,蛻變成一代華商鉅子。吳奇隆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劇本賦予文阿陸很強的生命力,發揮餘地很大”。文阿陸在追求成功的過程中歷經很多波折和磨難,有時甚至憑藉運氣僥倖取勝,而在追求事業的同時他放棄了親情、友情和愛情,最後寧可用所擁有的一切錢權來換取失去,但終究一無所有。“這和對錯沒有關係,只是個人選擇的問題。拍完之後我自己都有反思,到底追求的東西是對還是錯?”吳奇隆說這番話的時候,很難將眼前看上去依然年輕熟悉的臉和20年前的“霹靂虎”聯繫在一起,出道20年後,他以更成熟的方式出現在我們面前。

  但吳奇隆更懷念從前的自己。很多人都會希望回到無憂無慮的過去,吳奇隆也不例外。在演過的所有角色中,他最喜歡的是1994年在《梁祝》中飾演的梁山伯,這一角色至今仍被人評價為“質樸清純”。那時候的吳奇隆表演經驗不多,甚至算得上是本色演出。“現在看起來很生澀,沒有什麼演技,但就是那種生澀的感覺,如果讓我現在去拍,已經拍不出來。”吳奇隆笑笑,說自己現在已經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就好比他最喜歡唱《最愛你哭泣時候的眼睛》這首歌的時候,“現在再聽會覺得自己演唱技巧很爛,但有最真的感情,那個年代那個階段我所擁有的東西,能讓今天的我聽聲音就知道,那時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最愛你哭泣時候的眼睛》這首歌被收錄在1990年的小虎隊專輯《紅蜻蜓》中,那時候的吳奇隆早已背負家庭的重擔,父親生意失敗但仍為了朋友們的利益不肯申請破產,於是天文數字的債務壓得小小的吳奇隆逐漸沒有了笑容,對生活開始麻木起來。雖然他入行半年就有粉絲在門外等候,又過半年後小虎隊開始紅透,第一次的簽名會因吸引了超過3萬人排隊,使得交通嚴重堵塞而提前結束,但也只是把它當作“打份工”,雖然他積極又認真地做事,可以七天內不睡一小時,回家睡四個小時又繼續工作,作為青少年代表隊的他每天還要練習體能,而學校和排練場之間的車程就成了睡程,車就是睡床。對於大學生最重要的社團生活,吳奇隆從未感受過,談及當時他在小虎隊出過很多唱片,應該掙很多錢,他也哈哈大笑:“沒有,我沒收到錢。”現在的吳奇隆回想過去已經可以風輕雲淡地笑過,但是當時他卻是沒有選擇。

  如果不進入影視圈,現在的吳奇隆應該是一名柔道和跆拳道教練,但一個被他稱為“意外”的機緣,讓他在18歲的時候就以小虎隊“霹靂虎”的身份紅遍大江南北,過早地頂上了光環。1991年小虎隊解散後,他本來打算回到學校好好讀書,將來好做教練,但是公司選擇讓他當“開荒牛”:“雖然小虎隊解散了,但是我們總要有一個人先出來打天下,看反響如何,因為我年長又比較穩,所以讓我試市場。比如我先出唱片,如果銷路還不錯,有朋就跟著出唱片,到香港和內地發展也是如此。”這時候的吳奇隆還是沒得選,而是環境選擇了吳奇隆。

  直到2003年,吳奇隆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影視文化公司“稻草熊”,他開始有得選了。生活對於吳奇隆來說,這才真正地開始。在此三年前吳奇隆完成了電視劇《蕭十一郎》的拍攝之後,吳家的巨債包袱徹底放下,吳奇隆終於可以選擇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來做,挑喜歡拍的戲來拍。而在拍攝《蕭十一郎》的過程中,吳奇隆結識了雲南女孩馬雅舒,並在2006年底將她娶進家門。迄今,吳奇隆已經紮根北京5年了,不拍戲時他的生活很簡單:早上起床後會去上班,要麼去公司要麼去自己的餐廳,下午一兩點鐘時去做運動,晚上和好朋友吃晚飯,如果散場早就去曬太陽燈,而後回家看書上網。在平日出門也不見他戴墨鏡,一副大隱於市的模樣。

  “因為我崇尚簡單,不管是生活還是工作環境,越簡單越好。”吳奇隆坦言可能是出道太早沒有怎麼感受家庭溫暖,所以喜歡將所處的任何環境,包括公司、劇組都弄得像家一樣,他覺得人與人之間都是平等的,所以在公司他會是大家的司機,在劇組會幫劇務搬重東西,“因為年齡和經歷的緣故,人會慢慢累積很多東西,就像樹,長一年就會有一圈的年齡,東西越多就越無法單純,我能做到的是至少我能保有內心的單純,只是別人看不到。”在影視作品中,吳奇隆可能是大俠,很帥很酷會唱歌會表演,但平常的他會傻呵呵地笑,自己跟自己玩。一個人在家看電視,看到高爾夫比賽媞}亮的一杆,他會興奮地在床上跳,看到自己喜歡的足球隊進球,他會在家堥麭B跑到處跳,喝東西慶祝。他很珍視藏在心中的童心,即便再是一個有故事的人,要好過文阿陸那般,雖坐擁億萬身家,卻只是一場空,連笑是什麼都會忘記。

  他說自己在吃穿住行上都沒有太高要求,最奢侈的願望不過是每年的潛水季,能夠到潛水夫的聖地,比如埃及的紅海和澳洲的大堡礁,去潛上兩三天的水,能在不被任何人打擾的情況下,在海底深處靜聽自己的聲音。而退休後最想做的只是找個安靜的小島蓋個小房子,堶惟韙W他的圖書館,想看書的時候看書,不想看書就曬太陽,或者背個氧氣瓶去潛水。“很簡單的。”末了他不忘加上這麼一句,又憨憨地笑起來。



(以下吳奇隆簡稱為“吳”,新畫報簡稱為“新”):

新:你怎麼選車呢?對各位車友有什麼建議?

吳:我很看重車子的舒適,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經常需要在車上休息。買車還是要想清楚自己需要什麼,車和人的關係是怎樣,否則車也挺貴,買了之後落差會很大。有些人認為車是要和身份匹配的,所以要開賓士或寶馬,他不知道車本身的差別在哪里,一樣的馬力、差不多的外觀和內飾,其實也許雷克薩斯或沃爾沃會更合理一點。

新:如果讓你給馬雅舒選輛車,你會選什麼?

吳: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沉默30秒)我不會幫她選,每個人的車子都是自己想要的。我是一個比較實際的人,如果要我幫她考慮,肯定是安全和舒適的商務車或休旅車。但她自己喜歡甲殼蟲那樣比較有個性的車。聰明的男人千萬不要替老婆做主。

新:你會改裝你的車嗎?

吳:我不是很建議改裝,所有的車都是專業設計師設計出來的,如果去改它是可以加強某方面的優勢,但也會破壞整體。如果喜歡操控,會將馬力加大,得到了速度,但失去了安靜。很多車是強調自己的密閉性,在車奡N是一個安靜的獨立空間。

新:《大碼頭》中文阿陸憑藉“我要贏”的信念去追求成功,你入行20年,憑什麼堅持下來的?

吳:還是喜歡。因為做藝人有高高低低,有很辛苦的一面,別人不可能瞭解,所以一定要喜歡才能堅持下去。

新:做藝人艱辛的地方在哪里?

吳:永遠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現給別人。你也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可是必須忘記這些事情去很開心地面對,和大家娛樂互動之後大家滿意了,回來繼續自己的難過傷心和不愉快。藝人必須學會隱藏很多東西,讓別人看不到。我們拍戲時早上5點就起床化妝,到半夜才回去睡覺,在荒山野嶺,想要什麼沒什麼,我不認為我們比一般人幸福。

新:為什麼想要去做公司、開餐廳呢?

吳:我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有那樣的環境有這樣的需要,才會投資去做,我不會太操心。但我會去瞭解這個環境堛漕き﹛A比如在餐廳工作的人是怎麼樣的狀態,主管,打工的,會計,他們是怎麼生活的,其實很好玩。我會自己到餐廳去,瞭解這些,我想看到他們每天都在做什麼,觀察他們,包括辦公室堛甄冪。

新:你很喜歡和人打交道,觀察人?

吳:我一直覺得人的時間不應該只分佈在一件或者兩件事情上。我很小就進入這個環境,念書的時候就是準時上課、考試,放學後就是工作,失去很多。在演藝圈做了20年,沒有哪個部分是我沒接觸過的,廣告、戲劇、音樂,甚至一些幕後製作方面。如果我只瞭解這些方面,生活中就完全不行。如果你連生活中其他人怎麼生活都不知道,怎麼去演戲?我不可能永遠演一個酷酷的大俠。有些人會說:“反正你現在不錯,可以一直拍戲,錢也可以一直賺。”但賺很多錢養老不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新:那麼你要的生活方式是什麼?

吳:以前我的工作占了80%以上,甚至90% ,現在我最多只讓它占40% 。我有幾個朋友,一年有11個月都在拍戲,拍了3年,雖然賺到錢了,但是戲都沒有播。這對藝人來說是沒有成就感和價值的,只是單純的打工賺錢。而我寧可少拍一點,去挑好的劇本,找好的製作,至少都能播出來,哪怕是一年只拍一部。拍戲環境很多時候像工廠,包括演的角色,大同小異的閉著眼就能演,因為習慣。最近我在嘗試一些不一樣的角色。

新:爸爸的經歷會讓你在對待朋友上有所保留嗎?

吳:我會和他一樣,天性如此吧!但我現在並不是一個人,有自己的家庭,有公司要負責,不能為了幫一個人毀了100個人,所以我會在能力範圍內幫助我的朋友。

新:朋友中對你影響最大的是誰?

吳:沒有。我影響他們挺大的。

新:在哪些方面影響他們?

吳:我有一個不好的習慣,我會改變別人的習慣。比如我會強迫他們跟我去做運動。我有一幫朋友,年紀都比我大,事業做得很大,他們以前的消遣就是晚上去KTV或者去酒吧,我會在白天拉著他們去做運動,白天累了晚上就沒有力氣去KTV了,第二天不管他們有沒有喝酒我都會拉著他們繼續去做運動,久了之後他們就改了。我常幹這種事情,所以我朋友的家人都蠻喜歡我的。

新:現在這個階段和從前比有什麼變化?

吳:過得比較開心,不管累不累,至少清楚地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會有什麼收穫,不管結果如何,這是我要的。

新:如果給你的幸福指數打分,你打多少分?

吳:80分。

新:潛水給你帶來什麼?

吳:安全、安靜的環境。潛水是一個非常自我的運動,在水下聽不到聲音的,只能聽到自己呼吸的聲音,聽著自己體內發出的聲音跟自己交流,很美好。我潛水不是為了看東西,只是為了想事情。

新:剛才在拍攝過程中你也擺了很多運動的造型,奧運會你有沒有喜歡的項目?

吳:體操和跳水等觀賞性很強的項目都很喜歡,包括我的專長項目:柔道和跆拳道。不過我期望大家多關心一些冷門項目。這些項目運動員也同樣付出了十幾年的艱辛,因鮮有人關注,發展得很緩慢。



                        感謝 烟火 提供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