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奇隆潛海生死3小時 diving adventure

★ ☆ ★  轉貼請註明轉自《隆之傳奇》,謝謝您的合作!  ★ ☆ ★



《時尚健康》2009年5月號
編輯執行:Evan 文:小安 攝影:周裕隆(DTMphoto)


聲色犬馬五光十色的娛樂圈,藝人的生活和工作常常都是被別人安排的,吳奇隆卻說,在能選擇的範圍內一定要儘量做自己。

因爲他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因爲骨子堛澈_險因素比較多,所以他選擇過不一樣的人生,所以,他去考潛水執照,去考海底救生執照,哪怕驚心動魄的海底生死劫,也不能讓他退卻半步。



青春過後,需要豐富人生

  吳奇隆,似乎應該是屬於青春,屬於懷念的。所以,當第一眼看到他,會有些恍惚地失神。他安靜地坐在那,似乎習慣性地微嘟著嘴,眼睛塈洬誘麽都盛著了,又好像未脫去青春時的那種滿不在乎。

所以,時間真的是個很奇怪的東西,看到他還會想起“霹靂虎”,太過青春,太過深入人心。可是沒有人會想到曾經的他爲了替父因生意失敗而背負的千萬債務,沒日沒夜地工作,地攤小販、裝修工人,直至做藝人多年,開過兩間餐廳,也依舊無法卸掉這份責任。

  那時已經而立之年的他面對未來是否充滿了迷茫與掙扎,我們不得而知,這個不肯輕易流露自己感情的男子當然不會讓別人知道他到底有多辛苦,一句“都可以的”就輕舟已過萬重山。

  「現在一定會堅持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早已踏出困境的吳奇隆並沒有只司藝人本職,反而有模有樣的做起了老闆。“檸檬葉子”餐廳,“稻草熊”影視公司,吳奇隆做得風生水起,即使他半夜還要趴在床上看各路工作報表。「其實經商對我來說,並不是要賺多少錢,而是通過這個途徑,我可以接觸到很多層面不一樣的人,這個是藝人本身沒有辦法獲得的人生經驗。你會發現最後自己變得觸類旁通,人生變得非常豐富,這個最爲可貴。」

  吳奇隆說自己是一個矛盾的人——明明是大剌剌的個性卻總是要“瞎操心”;生氣的方式是“不說話”,卻會上網去看自己的新聞,無論好的壞的,一律感謝別人幫他記錄生活,這樣他完全可以不用再寫日記了;做事情的原則是“小心謹慎”,卻把跆拳道、柔道、重型機車、賽車、飛機、潛水,玩得“波瀾壯闊”。「好玩嘛,所以其實我不覺得有多危險,很多運動本身雖然危險係數很高,但正因如此,你玩的時候會加倍小心,準備工作也會儘量做得很充分,所以也就不會那麽容易出事。」

  從一臉青春的“霹靂虎”到今天38歲的男人吳奇隆,更好地以運動的生命狀態幻化了自己脫胎換骨的人生情懷。



下定決心把自己溺斃實在是一件比死還痛苦的事

  「你有試過半夜漂浮在海上,只看到滿天繁星,周圍都是海水,你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方的那種感覺嗎?」吳奇隆在拍攝的間隙突然反問回來。一時有些驚愕,海上看星星,這也太浪漫了吧,但轉而即理解了他想要表達的東西——就像法國著名導演Luc Besson在電影《The big blue》中宣揚的那樣,那是一種在水堣騄隻a上更自由更快樂的生命狀態。

  「我們在一起潛水的人常常把自己稱爲‘water man’,一看到水就會覺得特別親近,甚至有時錯覺自己好像不是陸地上的人,你會不自覺就想潛下去。其實除了去看風景、撿海洋垃圾之外,很多時候潛水是爲了去想事情。我們戲稱海底世界是一個‘堣茠禳式A其實你是可以漂浮在堶悸滿A跟在外太空沒有什麽區別,不同的洋流過來,你就隨之漂流到不同的地方。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想事情的空間。因爲在生活的真實世界,即使所有人都不講話,周邊還是有各種各樣的嘈雜,當環境變得只剩下氣泡‘咕嚕、咕嚕’的聲音的時候,你的思考就會變得更爲純粹。」

  當然,潛水是一項具有一定風險係數的運動,並非所有的時候都可以輕鬆地在海底閒逛。有一次,在臺灣,他跟朋友約好了去潛水,正好遇上颱風來襲,幾個人還是硬著頭皮出發了。他們只有一條小船,吳奇隆跟另外兩個教練就把裝備放船上,然後從海邊遊到外海去,再穿上裝備入水。潛到海底二十五六米的時候,突然看到一條非常罕見的鰻魚,在珊瑚礁堨蕙Ёき揖X頭來,「當時我很興奮,一直等在那兒,想要拍一張照片。不知不覺停留了很久,突然發現我氣瓶堛漁餺薶N要用完了,如果我直接游上去,因爲沒有減壓,全身的微細血管都會爆炸,且一不小心就會被浪打到礁岩上,礁岩其實非常鋒利,一不小心非死即傷。」

  在那種情況下,要活下去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先把自己淹死,這是在深海中唯一的獲救途徑。溺斃,這樣氣體才不會跑到你的四肢百骸堨h,再讓海水把人浮上去,雖然不知道海水會把人帶到什麽地方去。「當時已經呼吸不到空氣了,但是下定決心把自己溺斃實在是一件比死還痛苦的事。」

  「那個時侯真的後悔了,很奇怪,就像電影媞t的一樣,有很多事情的畫面一格一格跑出來,人也一個一個的在腦海媢L,好在想了一遍,就意志堅定我要活下去。我現在很感謝命運之神,他最終沒有放棄我。

  正在我準備淹死自己的時候,有另外一個朋友從我下面大概5米多的地方經過,但在海底由於視角的關係,他根本不會看到我在他上邊。那個時侯我想,是下去找他,還是溺斃?下去找他,我能不能游到他的身邊,他所帶的氧氣夠不夠用,我會不會連累他?腦子真的是一片混亂,最後還是求生的欲望占了上風,游到他身邊的時候我立刻搶了他備用的氣瓶猛吸了一口氣才緩過氣來。然後兩個人就你一口我一口慢慢浮上去。但是減壓過程還沒完,氧氣就用完了,等浮上海面的時候,兩個人全部都流血,微細血管爆裂了……」

  更嚴重的是颱風太大,大部分船隻都已經收航回港,他們根本沒有力氣再去找船隻停在那堙A只能漂浮在那堙C儘管全身都在流血,人幾乎暈眩,他們還是要拼命地集中精神,隨時防備著自己被狂風巨浪甩到礁岩上,在狂風暴雨中泡了一個多小時,最終才被搜救船隻搭救。

  「上岸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肯定是發誓以後再也不玩潛水了吧?」聽記者這樣問,吳奇隆大笑起來,說:「沒有,那個時侯想的是,完了,這次回去肯定要挨駡了。」

  「以後還去玩?」「當然!海底實在是一個太過神奇的世界,有時候冷跟熱的分解真的只是一條線的區別,你的手感覺像泡在熱水堙A腳卻像在冰窖,有的時候處在兩條上下洋流的交界處,一條會把你往上帶,一條又把你往下扯,整個人像要被撕裂……但是,海底世界跟你到異國他鄉去旅行是一樣的,你會發現,他有他的風景,也有他的規則,爲什麽會長成這樣,爲什麽小魚會有保護色,爲什麽這種植物會發光,它一定有它的道理。」



會潛水沒有什麽了不起,但是因爲潛水而幫到別人,是很棒的一個回憶

  對於吳奇隆來說,去潛水就像去別的地方旅行一樣,「總是困在一個環境堶情A就永遠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有多寬廣,有多精彩。做人也一樣,很多時候,要試著去邁出那一步,學會去挑戰自己的‘習慣’,因爲有時候,習慣是一件太可悲的東西,你沒有嘗試過,就永遠不知道它有多美好或是多糟糕。所以,我從來不給自己設限,有什麽就嘗試什麽,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去嘗試的那個過程,讓你在面對很多未知的事情時不會彷徨或害怕。」

  其實,拿到助教執照後,對吳奇隆而言潛水就已經並非純粹爲了好玩了,他每次入海都會帶一些任務,比如尋找一些物種、環境調研或是撿海洋垃圾。有時候還會幫教練帶一些學員。他說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接待一團殘障朋友,他們有的坐輪椅,有的用拐杖,他們在下面游的時候,吳奇隆就在上面偷偷提著氣瓶,讓他們覺得自己游的好快。上岸後,這群殘障朋友全都哭了,因爲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還有這樣的一天,能夠看到海底的世界。

  吳奇隆說那個經驗很特別,「會潛水沒有什麽了不起,但是因爲潛水而幫到別人,因此而帶來的感動,是很棒的一個回憶。」



                       感謝 烟火 提供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