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奇隆:當小虎隊已成往事

★ ☆ ★  轉貼請註明轉自《隆之傳奇》,謝謝您的合作!  ★ ☆ ★



《精品購物指南》2010年第17期(總1543期)2010年3月8號出版
執行:王苗 採訪撰文:金喆 攝影:華遠


  吳奇隆比上次見他瘦了一圈,巴掌大的臉,幾位工作人員忍不住大呼,跟他合影太吃虧了。問他是不是由於上春晚才瘦身?答案是「沒有,我沒有刻意去減肥。」

  看過爲本次拍攝準備的服裝,吳奇隆明顯對那套淡藍色西裝搭配褶皺絲巾的Alexander McQueen造型情有獨鍾,他或許只是無心之選,卻剛好與我們心意暗合。這套精心準備的造型實爲對那位元天才設計師的致敬之舉,而且在拍攝結束後第二天,我們便被告知,Alexander McQueen的服裝今後不再接受拍攝外借。


淡藍色薄西裝    Alexander McQueen
骷髏印花褶皺絲巾  Alexander McQueen


這只是老朋友的一次聚會

  春晚表演結束後,幾乎所有人都在高呼,吳奇隆還是那麽厲害!他的淩空一劈叉,驚煞了觀衆。他自己覺得理所當然,「可能大家看得比較少,其實我去拍動作戲,還是會翻來翻去的。我覺得還好,所以沒想到會有那麽大反應。我拍的動作戲多,加上從小就是運動員,這些動作本來都會做。這些年我拍打戲一直都儘量不用替身,所以狀態維持得還不錯。」

  畢竟時隔多年,又站在全國收視No.1的春晚舞臺上,壓力在所難免。「這一次對我們三個來說就是完成一個心願,大家一起開開心心的,就像老朋友的一次聚會。只不過聚會的模式比較特別,是我們在上面唱歌,大家在下面看。我們只能說儘量去做,壓力我倒覺得還好。這麽多年我們沒在一起進行舞臺表演,是會有點緊張,但是都是在可控制範圍內的。」

  有人說,小虎隊現在已經變成老虎隊,也有人說,我們都老了,小虎隊當然也一起老了。「我也看到很多人有很多的說法,OK,都能接受。因爲唱現場本來就是這樣,會有很多突發的狀況,也可能因爲你感冒了所以嗓子這個階段正好就不好,沒辦法,這樣才有現場感嘛。」

春晚是小虎隊歷程中的重要一筆

  吳奇隆坦言,自己並不怕別人說“老”這個字。「我覺得是很正常的事情,隨著年齡的增長你肯定有很多變化。有些可能是外在,有些可能是聲音,甚至可能你做事情的方式都會有改變,唯一不變的是你出來給人的感受。你希望人家看見你時是什麽樣的感覺,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我相信大家想看到的不會是我們三個出來唱Hip-Hop,目的性是不一樣的。如果說今天小虎隊是要做專場演唱會,除了以前的表演,肯定還要加很多新的東西進去。可是春晚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大家想聽到熟悉的歌曲看到熟悉的表演方式,就很好了。」

  爲了表現出當年的感覺,他們在之前做足了準備工作。「你很難去想像一個團體十幾年沒有出來做表演,然後重聚後還有那麽多人對你有期待,去繼續支持你。坦白講,這份心對我們來說有一點點沈重。所以我們不管從音樂還是服裝上,都蠻斤斤計較的,因爲希望出來的效果好。」

  觀衆可能只看到那一小段的精彩,殊不知歌手在背後下了多少苦功。「春晚的舞臺做了3D立體的效果,把前面本來要有的音箱去掉了,舞臺的整體是這樣的,沒辦法。我們聽到的音樂,是喇叭放出去之後再回來的,會慢一點,只能憑感覺。歌手唱歌的時候必須要聽到音樂,我們試過戴耳機,可是會聽到兩個聲音,耳機堛漫M外面傳進來的,聽到自己的歌聲會從一個變成兩個。最後還是選擇不戴耳機。我們唱的時候有點戰戰兢兢的,要憑感覺抓到前面的伴奏音樂,這個很難。」

  能站在春晚的舞臺上唱三首歌、五分鐘,外人看起來很風光。「我們沒有想過這些。最早以爲就是一首歌,後來他們那邊才來說,因爲覺得我們有很多歌曲都是大家想聽的,單拎一首可能不夠,所以他們就希望我們可以把幾首歌組合在一起。這次三首歌組合在一起的方式,我們也是第一次做,所以音樂和舞蹈都會有大幅調整,很多地方都需要商量。對我們三個來說,也算是一個很好的回憶,就像有朋說的,在春晚的表演,也是小虎隊歷程中的重要一筆。即便分開十幾年之後我們再在一起,即便只有短短五分鐘的表演,也能得到這麽多人的支持,讓大家有那麽多快樂的回憶,還能拿到一等獎,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記錄。」

拿春晚去和王菲比,不公平

  小虎隊再現的威力非同凡響,“我最喜愛的春晚節目”評選上,他們摘下桂冠,天后王菲也不過第三名而已。「我們和王菲是不一樣的,這樣的比較不是特別公平。王菲的唱功當然沒話說,我非常喜歡她。春晚不是個人演唱會,要把很多個人特色收起來,譬如說你在王菲的演唱會上絕對可以看到她穿得非常時尚,有很多很前衛的包裝,但是春晚的舞臺上不太能做到。她在春晚的舞臺上只有一首歌去表現,那她唱出了她最美的聲音,我覺得這已經很好了。我們三個在一起本來就比較熱鬧,加上我們確實很多年沒出現,大家的期望會很高。可是說到表演,我覺得王菲還有很多很好的表演,是我們在春晚的舞臺上沒有看到的。」

  「王菲今年開唱,會去看嗎?」「有機會我會去看。前些時候我們還在聊她這個演唱會的事情,他們有人說給我去弄票,我就說我寧可自己買票去,因爲她是值得我們去看的。」

  很多人同樣在期盼小虎隊的演唱會,已經說了很多很多,繼續表態已經沒什麽意義。三個人約好,十二年後再見。


白色西裝    ck Calvin Klein
白色拼接襯衣  ck Calvin Klein
窄腿牛仔褲     Moschino
千鳥格系帶鞋      Prada


爲武打演員平反

  一直以來,吳奇隆都是小虎隊媯o展最多元的一個,用他自己的話說,「在臺灣做唱片,在香港拍電影,在大陸拍電視劇。」原因無非是市場,「是跟著大環境走的,市場在那裡,我們就做到那裡。」

  他是運動員出身,身手敏捷不在話下,有導演放話說,赤手空拳甄子丹打得最好,但是使用道具吳奇隆最厲害。“中國真正走進國際市場的,都是動作片演員。”倒也沒什麽不好,最大的遺憾是,動作片演員時常被認爲沒有演技。

  「在這塈畯n爲動作演員平反,你沒有做過那些動作,你不知道那有多難。誰不想輕輕鬆鬆拍一部文戲?你可以放很多的心思在文戲上,可以演得很好。可是動作演員要一邊記著招式、閃著刀光劍影,一邊還要表演,這個難度絕對不比文戲小。文戲你拍不好可以NG,拍一百次都可以,可是像爆破這樣的東西會有難度,不可能讓你重來。很多人看動作戲,只會覺得這個演員打得真棒,動作好危險,不會去看到你文戲的部分,因爲有這個很華麗的東西籠罩著你。我不覺得動作演員是不能演文戲的。」

  他說,很佩服成龍大哥,因爲可以在打得那麽好的情況下,同樣演得那麽好看。可是,成龍大哥似乎也沒拿過太多獎?「他會拿很多終身成就獎的,哈哈哈。」

  「我很慶倖自己還沒有被定型,雖然也到這個歲數了,但是還有很多未知的空間沒有去開發。對於我來說,小虎隊是一個非常溫暖美好的回憶,但是人總要向前看。」

我還沒有被定型

  吳奇隆在香港發展的時候,並不以武功見長。「香港的節奏是最快的,我試過在香港一天要拍八九個通告。像我今天過來就一個採訪,但是在香港可能就要做八個。」

  「那時候在TVB拍電視劇,他們的工作強度很可怕。早晨五六點起來就出去不停地拍,拍到夜堣@兩點,回去洗澡,起來再拍。他們可能三集一個導演,可以換的,但是演員就這一批。因爲兩三集就一個編劇,有些編劇在寫的時候沒有聯繫到前面的戲是怎麽走的,演員的特性是什麽樣的,會說什麽話。有時候到了現場給你兩三張紙告訴你這是今天要拍的,一邊拍一邊給你劇本。」

  在那裡,他學習到了很多。「這樣對演員來說是一種磨練。會鍛煉你的主觀意識,很清楚戲要怎麽做,角色該如何說話、做事。會比較貼近人,出來會很自然,不會讓人覺得奇怪。」

  在大陸他接拍的戲,多半也是武俠題材。「差別挺大的。大陸節奏稍微慢一點,會分得比較細,演員會輕鬆一點,自己要擔心的事情會少一點。在這裡,很多事情都是安排好的,你會有更多的心思放在角色身上,去想怎麽樣演得更好。」

  很多人懷念“霹靂虎”,打開電視古裝大俠吳奇隆天天見,幾乎忘記了,他曾經很文藝過。那時候他是徐克電影裡略帶稚氣的美少年,《梁祝》和《花月佳期》都是記憶中讓人揮之不去的清流。「徐克導演拍的大部分都是武戲,可是我跟他從沒有合作過武戲。他覺得我很純真,又有一點憂鬱,這是當初他和我合作的時候對我說的,那時候他可能沒有看到我有動作的身手。這是導演了不起的地方,可以開發一個演員身上的潛力。之前也有機會,但是因爲工作安排而錯失了。我很期待可以和他再合作,會有新的東西出來。」

  拍片這日,恰巧關錦鵬導演也在這裡拍定妝照,吳奇隆和他打招呼,關導演約他吃飯。在很多導演的心目中,他還有很多可挖掘的地方。「徐克導演也好、張之亮導演也好,都是認識了很多年的,他們都是非常好的導演,希望接下來可以再合作。」



                       感謝 烟火 提供資料